洛伊想吃涮羊肉

是条沙雕的咸鱼ᕕ( ᐛ )ᕗ
来扩列好不好(。)

早上学校有个讲座,没忍住摸了摸鱼。
太水了不打tag

上课摸鱼,是炎岷
太水了不打tag。

夹带私货了,是自设。

在学校小卖铺里扒了根马克笔。
太丑了不打tag。

 

【炎岷】不遗余你(4



快穿文,短小如我,小学生文笔,意识流,ooc注意

二设注意,请勿带入真人。

好久没写长篇,随缘更新,不知道会不会坑。

——

“哈???”

籽岷惊诧地看着炎黄闭了手机丢在一边,一脸愤恨的表情。

“那些媒体真是恶心得要命……籽岷你…你别急,我先想想办法。你先出去,我换衣服。”

他把自己的手机塞进籽岷怀里,把他又推了出去,最后还狠狠地带上了门。

“……。”

炎黄长叹一声,慢慢悠悠地揉乱涂满发胶的头发和刘海,脸上的妆还没卸掉,脸皮都白得和脖子的颜色产生了分界线,为了迎合那些个小姑娘的审美,他都快崩溃了。缀着亮片的西装外套被随意一丢,衬衫也嫌弃地脱下来皱巴成一团,换...

系摸鱼,太水了不打tag。

 

【炎岷】不遗余你(3



快穿文,短小如我,小学生文笔,意识流,ooc注意

二设注意,请勿带入真人。

好久没写长篇,随缘更新,不知道会不会坑。

——

休息室里空空如也。

籽岷忽地醒过来,揉揉眼睛左顾右盼。他已经稍微习惯一点这种简单粗暴的穿越方式了。

“……?”

他隐约听见房间外面的音乐声,还有什么人唱歌的声音,听不大清,但他现在并不在意这个。籽岷摸起边上看样子像是自己的手机,异常自然地解开了锁屏密码。

〖记忆传输完成。〗

籽岷被系统弹出来的提示框拌着手机铃声吓了一跳,他慌乱地看了眼,还好不是电话,只是一条微信消息。他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手机,但自己又能以肌肉记忆熟练地打...

 

五分钟短打,两百字不到的小段子。

挑战一下lof下限,血腥描写注意。

——

炎黄不屑地用手指随意抹去了剑上的血渍,轻笑着环顾四周——满地的尸体。

它们无一例外地扭曲着四肢,敞着肚子,又或开着脑子,胳膊腿儿到处都是。肠子带着油花,一股脑溢了出来,还混杂着猪油似的黄色脂肪。脑花像豆腐脑似的,软趴趴地从失了上半部分的颅骨处流淌下来。胆汁和血迹混在一起,发出来了刺鼻的恶心气味,甚至布满了每一个角落就暂且不提。炎黄嫌弃地抖了抖脚边果冻似的透明胶状体,踢开不知道哪来的半截手臂,从尸体堆里挖出昏迷的籽岷。

喂,我说过会好好保护你。

不计后果地。

我给这两个表情包取名为吧唧吧唧和喀嘣喀嘣
取用随意www